<source id="ys84k"><option id="ys84k"></option></source>
<nav id="ys84k"><code id="ys84k"></code></nav>
  • <tt id="ys84k"><strong id="ys84k"></strong></tt>
    <xmp id="ys84k"><menu id="ys84k"></menu>
    <nav id="ys84k"><strong id="ys84k"></strong></nav>
    <menu id="ys84k"></menu>
  • 作家網

    首頁 > 散文 > 正文

    誰持彩練當空舞


    2020年中國作協迎春晚會與翟泰豐(右)合影



    誰持彩練當空舞
    ——謹以此文痛悼泰豐同志
     
    作者:張玉太
     
      驚聞翟泰豐同志遽然去世,我的心里倍感哀痛!
     
      多年來,我與泰豐同志接觸頗多,從他身上感悟到很多可貴的品格,從他詩文中體味到強烈的藝術氣息。作為原中宣部領導,他對文藝事業特別關注,始終以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來指導他所領導的文藝工作,這一指導思想須臾未有偏離。在我的印象中,泰豐同志是一個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他堅持以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為文藝事業的指針,特別是對毛澤東同志的《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以及鄧小平等中央領導同志的一系列有關文藝論述,領會頗深,并將其貫穿于自己的行動之中。他的工作,他的作品文章,無不貫穿著一條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的紅線。
     
      泰豐同志喜歡親自動手寫文章,搞創作,他以一個黨的高級宣傳工作領導者的敏銳與博識,站在黨和國家及文藝事業的高度,深刻而全面地闡述社會主義文藝理論的方方面面問題,揭示社會主義文藝的本質、特征、任務,剖析新時代文藝事業當中存在的癥結與積弊,廓清諸多困擾著文藝工作者多年的心頭迷霧,還能夠高瞻遠矚,展現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藝的光輝遠景。由于他獨特的身份和閱歷,對馬克思主義理論有著較高的修養,對黨的文藝事業有著深厚的感情,對經典的文藝作品、文藝理論有著濃厚的興趣和過人的悟性,使得他的詩文及談吐,揮灑自如,既有恢宏縱橫的氣勢、一針見血的深刻、高瞻遠矚的眼界,又不乏清詞麗句、詼諧幽默以及深邃的哲思,給人以從容不迫、高屋建瓴、舉重若輕之感。
     
      泰豐同志有著領導者的思想與理論素養,又具備文藝家的學養、才情與風度。作為一個優秀的文學事業的領導者、組織者,一旦拿起筆來品書論文,令人透過字里行間,窺見其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水平的博大精深和對黨的文藝方針政策的準確把握。他始終將最大的熱情關注于謳歌時代主旋律的作家和作品,對此予以熱情鼓勵、扶持,尤其是對那些努力塑造新時代黨和人民當中優秀代表的好作品,以及弘揚正氣的力作,總是給以大力肯定。對青年作家,他一直毫無保留地獎掖與幫助,拿出大量的時間和精力讀他們的作品,撰文評介,大聲地為他們鼓與呼,用平等的態度與他們切磋得失,以文會友。對德高望重的老作家,他表現出一以貫之的尊敬與關懷,對他們的每一部新作都熱心地研讀、推介,表示出由衷的高興。在指導文藝事業過程中,他始終牢牢地把握“二為”方向,遵循“雙百”方針,始終著眼于繁榮社會主義文學事業,始終著眼于團結、和諧、鼓勁、繁榮,始終與廣大文藝工作者以誠相待。也正因如此,他的逝世,格外令人懷念與痛惜。
     
      還記得,我在編纂《翟泰豐文集》過程中,有機會接觸到泰豐同志大量的往來書信,其內容涵蓋工作、事業、生活、友情諸多方面。這些信札當中,家事國事,詩壇文壇,上級下屬,舊雨新朋,林林總總,留存于紙上,凝結成一段段難忘歲月。或十數字短札,或萬余言長簡,無不推心置腹,相見以誠。其中絕大部分事關黨的文學工作,時時處處以工作大局為重,以黨的文學事業為重,時時處處著眼于服務作家、繁榮文學;從一封封書信里,可以看到他鮮明的黨性原則和高超的領導藝術,以及對文學事業的那份熱情與真誠。從這些書信可以看出,泰豐同志沒有官氣、暮氣,筆墨是新鮮的,激情是跳動的,思辯是嚴謹的,而情態又是那么樸實可親,文辭又是那么謙和平易,仿佛是一位知心朋友,在與每一位文藝工作者娓娓交談……
     
      泰豐同志一向對舊體詩詞情有獨鐘,這方面的濡染與修養也非一日之功;他有著多年的革命生涯,與共和國的命運相依相伴,眼前見的是云起云飛,心中念的是國是民情,筆底流的是琴心劍膽。他的詩詞作品,或敘事之篇,或懷人之作,或即景之章,或哲理小令,質勝于文,氣勝于韻,激情不為繩墨所縛,都別有一番情思和韻味。
     
      在改革開放三十周年之際,泰豐同志不畏年事漸高,事務繁忙,創作了長篇巨制詩作《三十春秋賦》。這是一部激情洋溢的長篇政治抒情詩,憑借他豐富的政治工作經歷和深厚的文史哲方面學養,使得詩中充盈著強烈的時代責任感和憂患意識。國家的強弱,民族的興衰,百姓的甘苦,伴隨著改革開放的坎坎坷坷,在泰豐同志筆下汩汩滔滔,鮮活地涌現出來,看得出,他是蘸著血肉與激情在記錄共和國及其人民的奮斗歷程,記錄我們這個時代最為濃墨重彩、最為輝煌壯美的一段里程。他將我們這個偉大的時代,同時也將他自己神圣的歷史責任感,完全徹底融入了長詩之中。
     
      就在近期,他寫了長詩《大武漢頌》,我讀后頓生感慨,隨即寫了詩評《一支悲壯的大武漢抗疫交響曲》,分別發表在《人民日報》、《文藝報》。而這,成了我與泰豐同志最后的文字交流。
     
      “赤橙黃綠青藍紫,誰持彩練當空舞?”這一富有浪漫氣息的詩句,其中的后一句曾是《翟泰豐文集》序言標題,如今我還用它作此文題目可,以紀念泰豐同志過往的風生水起的工作業績,并借此描摹出泰豐同志激情洋溢而又豐富多彩的人生軌跡與戰斗姿態。在我心目中,泰豐同志永遠是一個戰士,一個詩人,一個堅定地領路者。
     
      撫今追昔,斯人已逝。泰豐同志——我們文藝工作者的好領導、好朋友,他的工作業績,他的詩文筆墨,他的風范品格,他的平易近人、和藹可親的音容笑貌,將永遠印刻在我們心中!

      泰豐同志,我們懷念您!
     
      2020年10月10日于京
     

    <source id="ys84k"><option id="ys84k"></option></source>
    <nav id="ys84k"><code id="ys84k"></code></nav>
  • <tt id="ys84k"><strong id="ys84k"></strong></tt>
    <xmp id="ys84k"><menu id="ys84k"></menu>
    <nav id="ys84k"><strong id="ys84k"></strong></nav>
    <menu id="ys84k"></menu>
  • 九乐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