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ys84k"><option id="ys84k"></option></source>
<nav id="ys84k"><code id="ys84k"></code></nav>
  • <tt id="ys84k"><strong id="ys84k"></strong></tt>
    <xmp id="ys84k"><menu id="ys84k"></menu>
    <nav id="ys84k"><strong id="ys84k"></strong></nav>
    <menu id="ys84k"></menu>
  • 作家網

    首頁 > 小說 > 正文

    牛銀萬微小說二題

    牛銀萬微小說二題
     
    作者:牛銀萬
     
    賣玉米
     
      今天是個星期天,媽媽聽說有玉米販子要來村里收玉米,太陽剛露出個頭,她就睡不住了,喂了豬喂了雞就做起早飯來。
      我昨天晚上從單位回來,看望二老,本想睡個好覺,可老母親在地下忙來忙去,我也睡不住了。
      我穿起衣服,在院子中溜達,只見院子靠墻木架上碼放的玉米棒,快要高過房頂。
      昨天晚上,母親對我說:“去年秋天的玉米,行情不好,快到過年了,一斤還不到七毛錢,所以一直沒脫粒,看春天價格能不能漲起來。可過完年,不僅沒漲起來,還降了。母親嘆著氣說:“賠也得賣呀,再不賣干得厲害更賣不了幾個錢了,看樣子,價格漲不起來了。”我心疼看著母親說:“種玉米的人太多了,多了價格肯定上不去。”
      吃過早飯,聽見村里有人吆喝:“收玉米了!收玉米了!誰們家賣了?”聽見吆喝,母親趕緊跑出去,把收玉米的招呼過來。她指著玉米堆說:“這玉米干到了,你給多少錢一斤?”收玉米的把塑料布揭開,拿起一個棒子看來看去,又用抽煙熏黃的大門牙咬了咬說:“沒干到,有點霉味兒”。“你不要瞎說,黃淋淋的,咋就發霉了,去年冬天下雪,蓋得緊緊兒的,干到了!”收玉米的狡黠地笑了笑說:“我也是為掙兩個煙火錢,收下瞎貨沒地方要。”母親邊聽,邊讓我遞給收玉米的一根紙煙。收玉米的說完,母親的口氣緩和下來,她笑著問:“你給一斤多少錢?”“最多六毛,賣不賣?”母親一聽火了,忙用塑料布把玉米蓋上,推了推收玉米的說:“你走哇,我不白送你!”收玉米的笑了笑說:“你賣多少錢?”“七毛,要就都拉走!”“六毛五,我不和你搞了!”“六毛五太低,六毛八!”“六毛八我不要了,掙不上錢。”“六毛七行不?”收玉米的見母親松了口,硬了起來:“賣不賣?一分也不加。”這時,母親用無助的目光看著我,象是在征求我的意見。我不知道說什么,聽見生病的父親在屋里的咳嗽聲,我對母親說:“快賣了吧。”“裝吧!”母親把塑料布一把拉開,對收玉米的說。我看見,她表情很難過,眼角噙著幾點淚。
      賣完玉米,快到中午了,母親給我五十塊錢,讓我去村里養魚的那兒買魚,中午燉魚。我說我有錢,她不肯,硬塞到我的手里。
      午飯時,父親咳嗽得越來越厲害了,我給他鏟了半碗米飯,泡上魚湯,他強坐起來,停了停,一口一口慢慢吃起來。飯間,我問母親:“你給我吃魚那么大方,賣玉米咋那么摳了?”母親笑著說:“你愛吃魚,農村春天也沒個好吃的。”
      過了一會兒,母親嘆著氣,自言自語地說:“玉米種不成了,這個價格刨去開支沒幾個了,也不知道今年該種甚了?”我心里一陣酸楚,勸母親:“要不別種了,包出去算了。”“不能,包出去更沒幾個錢了,我們吃甚花甚呀?”“我們幾個管你們呀。”“唉!我們還能動,不連累你們”。她說完,停了一會兒說:“種瓜能多掙點,就是沒人賣,種菜我們又不會,種葵花,水淹得不行。”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母親,想了想說:“要想種還種玉米,種玉米省事。”母親低著頭說:“也只能種玉米了。”
      吃完飯,我要往回趕,母親把我送到村外,從破衣兜里掏出一沓錢,往我的手里塞,邊塞邊說:“除了給你大看病,我們吃不了多少,要錢也沒多大用,你在城里打工,掙不了幾個,拉家帶口開銷大,把錢拿上。我按著母親的手流著淚說:“我哪能拿你的錢了!”
      上了車,我看見母親還站在村口,久久地望著我,心里一陣陣難受……
     
    治病
     
      最近,老婆得了一種“怪病”:聽見誰么家換了大樓房,誰么家買了小汽車,誰么家的男人提撥當了官……總覺得自己不如別人,回來后,剛開始是自言自語,喋喋不休,后來發展到罵自己罵兒子罵我,又到罵我和她的父母,最后,干脆飯也不做了,躺在床上不說話,肚子氣得一鼓一鼓,等我做好飯叫她,她不是摔盤子就是摔碗,弄得家里烏煙瘴氣。
      看著老婆一天天消瘦下去,我終于動員她,去醫院心理科看看。
      心理醫生看完,開了個秘方:到農村訪貧問苦,去十五家為一個療程,一個療程結束后,再來檢查。
      為了治病,老婆竟同意了醫生的建議。于是,我給農村住的老父母捎話,讓他們把老屋收拾一下,我們回去住一段日子。
      房子收拾好后,我們坐著長途汽車回老家。在長途汽車上,由于人多,沒有座位,兩個小時的路程,我們一直站著。由于是沙石路,可坑坑凹凹,一路塵土飛揚。我們快成了土人,父親差點認不出我們。到了家,老婆一本正經地和母親說:“多年不回來了,電視上看見農村村村通了油路,家家磚瓦房,咱還有這么落后的地方了?”母親笑了笑說;“我們覺得挺好,可能習慣了。”
      晚上,我們向父母說了回來的意思,父母為我們挑選了村里十五戶貧困戶。第二天,在母親的引領下,我們一家一家“拜訪”。
      兩天來,我們先到了四家:第一家是六口人,住的是五十多年的老屋,家具還是脫了油漆的紅躺柜,三個兒子二個是光棍,每年就靠種幾畝玉米為生;第二家,住的是二十多平米的土坯房,一個老漢,兩個兒子,有一年,大兒子借了二兒子二千元錢,因欠收還不起,兄弟媳婦兒逼得不行,在院子里的樹上吊死了;第三家是二位年邁的老人,無兒無女,和豬羊住在一個家里,臭氣沖天,蒼蠅亂飛;第四家是一個精神病人,沒兒沒女,每天靠吃人們丟棄的飯菜活著……
      我發現,每看完一戶,老婆總要流點生淚,我問她原因,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竟哭起來,邊哭邊說:“真可憐!”看完四戶之后,老婆說:“回吧,不看了!”她從包里取出二千元,委托母親給那四戶人家每家送去二百元,剩下的讓父母自己留下。
      回去的路上,我們還是坐的那趟長途汽車,沒座位,仍是塵土飛揚,一路上老婆沒說一句話。
      從那以后,老婆再也不念不鬧了。她的病徹夜治好了!
     
     
    <source id="ys84k"><option id="ys84k"></option></source>
    <nav id="ys84k"><code id="ys84k"></code></nav>
  • <tt id="ys84k"><strong id="ys84k"></strong></tt>
    <xmp id="ys84k"><menu id="ys84k"></menu>
    <nav id="ys84k"><strong id="ys84k"></strong></nav>
    <menu id="ys84k"></menu>
  • 九乐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