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ys84k"><option id="ys84k"></option></source>
<nav id="ys84k"><code id="ys84k"></code></nav>
  • <tt id="ys84k"><strong id="ys84k"></strong></tt>
    <xmp id="ys84k"><menu id="ys84k"></menu>
    <nav id="ys84k"><strong id="ys84k"></strong></nav>
    <menu id="ys84k"></menu>
  • 作家網

    首頁 > 評論 > 正文

    逼肖生活的藝術真實

    白燁評里快:逼肖生活的藝術真實
     
            里快是一直在內蒙生活、工作和寫作的作家。他的本名叫李魁,自上個世紀90年代起,開始創作長篇小說,先后有《老泉井風情》《霧滿長河》《激流澎湃》《美麗的紅格爾塔拉河》等作品出版行世,取得了豐碩成果,也贏得廣泛影響。這樣一些實實在在的寫作經歷與文學收獲也告訴人們,作為作家的里快,既有著十分深厚的生活積累,也有著相當堅實的文學功底。
     
            他的長篇小說《不在名冊的村莊》,首發于2015年年底的《中國作家》雜志。2015年,我國長篇小說的年生產總量達到了5100多部。比2014年的4100多部增加了1000多部。而且,由于作品在年底發表于刊物,諸種因素都使得這部作品在一定程度上被人們忽略了。我所主持的《中國文情報告》(2015—2016),在長篇小說的年度綜述中,因主要觀察和評述年度出版的長篇小說作品,也沒有提及里快的這部作品。現在看來,這些都是不應有的遺憾。

            這次我認真閱讀了里快的這部寫于2015年的長篇小說,深深為作品以刀削斧砍般的手法講述務工者的悲壯故事所打動和驚異,深感這部作品不但不該被人們忽略,反而應該得到文壇更多的關注,更高的評價,那怕是滯后的和遲到的。
     
            《不在名冊的村莊》以棲居于某城市舊河道廢棄的“五洲橋”橋洞里的一群進城務工者為主要對象,述說他們的日作日息,狀寫他們的喜怒哀樂,由找活、建村、討薪、救火、打官司等一系列日常化的生活故事,描寫他們的生機謀劃、人生打拼,以及由此表現出來的吃苦耐勞的奮斗精神,互助友愛的團結精神,愛憎分明的道德情操。作品的引人之處,不只是以農民工為主角,而還在于塑造了農民工志堅行苦的群體形象,描畫了他們守正不阿的精神風采。

            具體來看,這部作品在生活內蘊與藝術表現上,以三個方面的顯著特點,構成了作品的“硬核”所在,值得人們給予關注和細加玩味。
     
            其一,由務工者的視角看取生活和講述故事。
     
            以務工者為描寫對象,不一定就選取務工者的敘述視角。如劉震云的《我是劉躍進》,賈平凹的《高興》,都是以進城務工者為描寫主角,但敘事的視角卻都是旁觀的第三者,也即常見的全知視角。但《不在名冊的村莊》的故事敘述,作者特別選取了務工者的視角,也即主人公角度的內視角。這種敘述視角,既有其限度,又有其優長,那就是因為鏡頭主要聚焦于務工者自己,視野顯的較為狹窄一些,但又由于集中于務工者群體本身,使得故事的敘述顯得更具真實性,親歷性,并在客觀陳述中凸顯出了主觀性的感受。
     
            因為選取了務工者的敘述視角,整個作品就呈現出以務工者的視角打量生活和看取城市的異樣色彩,不僅務工者們的生活與生計成為了觀察的重心,而且經由他們的觀察與感受,也讓讀者獲取了看取城市生活的新的角度。比如,領頭的老大等人一時間找不到活計,無可奈何中不禁對這座城市心生了疑惑:這座城市“是不是已經沒有能力養活我們了?”向城市要活計和活路,雖然是務工者自己的思慮,但這樣一個沒把自己當外人的問題的拋出,卻讓人們去尋索城市不僅屬于城里人,而且也屬于務工者等問題,從而豐富或改變自己對于城市既有認識。
     
            由務工者的角度來敘事,作品便呈現出由細微處看人際,由低視角看人性的顯著特征。于是,由這樣的視角,人們就看到了進城務工者不為常人所知和所見的特異風景:從無序狀態的你來我往,到自稱“村民”的組織起來;從分散狀態的各自攬活,到相互協商的團結互助,“橋頭堡”這個城市“不在名冊的村莊”,就如此這般地運作起來。可以說,由務工者的視角看去,“不在名冊的村莊”不僅有模有樣,而且有聲有色,儼然是城市肌體上一個別具特色的現實存在。
     
            其二,寫出了小人物的擔當與光亮。
     
            《不在名冊的村莊》里的人物,都以外號稱之。老大所以叫老大,因為有頭腦又厚道,能替大家拿主意;從大山深處走來的男子叫“山中漢子”,來自大河西部的就叫“河西人”,頭發從中間分開的叫“大分頭”,會用辣椒辣狗的叫“大辣椒”,等等。在這里,人物由一個個外號取代了原有的名和姓,意在凸顯務工者的族群身份,讓人們看到他們都是“這一群”中的“這一個”,是蕓蕓務工者中的一分子。
     
            如果說,攬活與做工,只是他們借以養家糊口的營生,以此來體現自己為家庭所承擔的責任的話,那么,在“橋頭堡”村建立互助合作基金,用以救濟生病的,欠工錢的和家里有困難的,老大他們到處尋找失蹤的“獅子頭”,在某醫院找到后接回了他并墊付了所欠的醫藥費,如許暖心的舉動,把“橋頭堡”的務工者傾其心力與財力的友愛與助人,都具體而生動地揭示了出來。這讓人看到,老大等務工者,不僅帶著自尊的光能照亮著自己前行的道路,而且還帶著正義的光亮在弘揚著人間的正氣。我相信,看到這里,人們對于這些“虎瘦雄心在,人窮志不短”的務工者,不只是抱著憐惜的心態,投去同情的目光,而一定是敬重之心態油然而生,并由衷地為他們點贊、叫好。小人物們,由此表現出大擔當,大情懷,這看上去似乎與他們的身份不大相配,但正是這種感覺上的差異,更使得他們的寓不凡于平凡的品行與情操顯得格外難能可貴。
     
            其三,突出的紀實性寫作風格。
     
            里快寫過多種題材和不同風格的文學作品,但《不在名冊的村莊》在其中最為特別,那就是這部作品幾乎是以近乎生活實錄的文筆一路寫來,以逼肖生活原生態的藝術真實,使小說充滿了突出的紀實性風格。
     
            就在這部作品還在籌劃出版的過程之中,作者里快于2020年3月31日因病不幸去世。作者未能在生前看到這部作品的出版,委實是一件莫大的憾事。但令人慰藉的是,他以身后出版作品這種方式,與我們繼續對話和交流,并在這種對話和交流中繼續活著,與我們同在。因此,出版和閱讀里快的這部作品,無疑有著一種十分特別的意義。
    《不在名冊的村莊》,里快著,花城出版社2020年6月第一版,48.00元
     
    來源:中華讀書報
    作者:白燁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0/1011/c404030-31887257.html
     
    <source id="ys84k"><option id="ys84k"></option></source>
    <nav id="ys84k"><code id="ys84k"></code></nav>
  • <tt id="ys84k"><strong id="ys84k"></strong></tt>
    <xmp id="ys84k"><menu id="ys84k"></menu>
    <nav id="ys84k"><strong id="ys84k"></strong></nav>
    <menu id="ys84k"></menu>
  • 九乐棋牌